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正文内容

驾驭自己的眼睛 正确观察写生对象

作者:周生元   时间:  2008-09-16 08:09:18   浏览:  1930次

摘要: 

人的视觉事实上有两重属性,这就是“感性视觉”和“感性视觉”。

要有意识地训练自己的眼睛,在理性视觉和感性视觉之间自如地转换,深刻地认识理解写生对象,有效地驾驭自己怕眼睛,准确地观察对象。

作画过程中的“看”,决不是普通生物意义上的看,而是应该摆脱人的生理机能习惯,在具有透视、解剖、结构等知识的基础上,有意识、有选择、有分析理解的、全面而整体的看。只有遵循一定的科学性,强调整体性的观察,才能得到完整、概括、艺术的总体印象,为正确的画打下良好的基础,才能培养出敏锐的观察力,炼就一双“画家”的眼睛。

Abstract:There are actually two attributes in people’s senses of sight, i.e. nastic sense of sight and rational sense of sight.We should train our eyes consciously,and convert freely between nastic sense of sight and rational sense of sight,recognize and understand the objects that we are drawing profoundly,rein our eyes effectively,and observe the objects correctly.

  The observation in the process of drawing is not the one in the common sense of biology,but the one based on the knowledge of clairvoyance,dissection and structure.This kind of observation should get rid of people’s physical habits and be conscious ,selective,analyzable, comprehensible,complete and holistic.Only keep to the science,emphasize the whole observation can we gain the whole ,general and artistic impression to ground well for the future correct drawing,can we train our acuminous observational ability to help us to refine a pair of artist eyes.

关键词:驾驭眼睛 感性视觉 理性视觉 观察方法  

Key words: rein our eyes, nastic sense of sight,rational sense of sight, observational method

在写生教学过程中,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能否正确的表现对象,其前提是对写生对象的正确观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观察方法问题。有时候学生们在写生时,力图把写生对象表现的“尽善尽美”、“无微不至”,眼睛瞪的很大,结果却往往适得其反。究其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不会驾驭自己的眼睛,不会正确地运用自己的视觉,被写生对象牵着鼻子走。、

分析一下人们的视觉,就会发现人的视觉事实上有两重属性,这就是“感性视觉”和“理性视觉”。

所谓“感性视觉”是指外界景物在光的作用下,对视网膜造成的生理刺激,给人造成的最直觉、最原始、最朴素、最本质的视觉感受。所以说“感性视觉”是直观的、迅疾的,基本上没经过大脑的再加工。

所谓“理性视觉”是指视网膜在接受了外界的刺激以后,随即而产生的理性分析、判断、整合后而得到的视觉感受。这种视觉感受是间接的、理智的,是经过的的大脑加工后的视觉感受。

二者是先后关系,应该是“感性视觉”在前,“理性视觉”在后,但出现的过程往往是迅疾的,人们几乎不易觉察的,不进行系统的分析,二者几乎是合二为一的。

分解视觉的两重性可以从动物身上找到最好的诠释。一只小鸟被人关在房间里,它会惊恐万状,一次又一次地撞向玻璃窗,鸟的视力是极好的,对于眼前的玻璃,鸟不应该没有一点觉察,而是因为它不懂的这是透明的固体,可以阻断室内与外界的通道。它只是关注外面的自然景物,想逃向大自然。也就是说鸟的“感性视觉”在起主导作用,而“理性视觉”没在被激活。而人是不会干这种蠢事的,因为人的理智在视觉中发挥了决定性和作用,大脑的分析、判断发挥了作用。碰到类似情况,即使当时没看清玻璃,理智也会提示他在有窗框的位置“找”玻璃,以避开危险。这正是因为人的智商要高的多,“理性视觉”经常处于激活状态所致。

人的视觉感受与人的知识结构、智力水平关系密切。面对一篇英文,在搞外语的人眼里可能这就是某一篇文章,在一般人眼里也许只是一堆字母,而在一个文盲的的眼里就可能只是一堆圈圈点点。在一组静物里,有几上苹果,在画家的眼里感受可能是明暗、强弱、冷暖关系,而在其他人眼里得到的感受可能是什么品种的苹果,甜不甜,水分多不多,多少钱一斤。这些都说明,面对同一件物体,由于人的知识结构不同,得到的视觉感受大相庭径。

理性视觉与感性视觉有时是此消彼长的反比关系,人们的神志越清醒,“理性视觉”越敏锐,“感性视觉”越被抑制,如人在蒙胧状态,神志不清时,人们得到的更多的是“感性视觉”的感受,反之亦然。

二者的消长还与人们的知识结构关系密切,对于眼前看到的物体,越了解,“理性视觉”越能起到主导作用,反之就只能更多地依赖“感性视觉”。

看到一个石膏球体,我们会认为这是一个球,即使它的表面凹凸不平,我们还会认为它是一个球,只不过其表面有坑坑涯涯而已。即使这个球摔烂了,我们也会认为这是球的一部分。而一旦到了人的头像上,当凹凸处变为鼻子,凹处变为眼睛的时候,我们就会被这些生动具体的五官局部所吸引,从而大大削弱了对整个球状头部的感受而影响了形体的塑造,这正是“理性视觉”不自觉地干扰了我们的正确观察。

再比如色彩写生中的对环境色、光源色的感受,“理性视觉”的关注点往往是固有色,这是不自觉的,机械的、有时是很“顽固”的。几乎是难以扼制的,对于发挥作用微妙的环境色和光源色的感受往往是难以感知的,这时就要更多地依赖自己的感性视觉,打破固有色的概念,把自己原有的色彩概念变成一片空白,重新去认识和感受色彩,在写生对象上捕捉环境色、光源色对固有色的微妙影响,培养和强化这种视觉感受,才能看出丰富而微妙的色彩变化。

在艺术处理方面,人们很重视对“感性视觉”的调动,比如画面中的构图、调子、明暗分布、色彩布局等等都是在利用画面的直观“视觉冲击力”。张艺谋在他执导的电影中的,大胆地运用色彩渲染画面,调子单纯而明确,其感染效果十分明显。这种艺术处理给人造成的“视觉冲击力”不言而喻,它不需要更多的理解、分析、判断,而更多地依赖人们的直观感受。

人的理性视觉并不是越发达越好,对于搞美术的人而言尤其如此。比如在素描写生中,明暗的处理,越是集中精力分析、比较,越容易钻进局部而忽视整体,这时候正是由于理性视觉过于活跃,干扰了对写生对象的整体感受,而此时若能够眯起眼睛,放松心态去“瞄”一下整体,反而能够得到整体的明暗感受,这时正是感性视觉在发挥作用。

过分地停靠感性视觉或理性视觉都会让人误入岐途,要有意识地训练自己的眼睛,在理性视觉和感性视觉之间自如地转换,深刻地认识理解写生对象,有效地驾驭自己怕眼睛,准确地观察对象。这种能够实现自如转换的“感性视觉”已经不是原始意义上、纯生理意义上“感性视觉”,而是上升到更高层次上的,在理性指导下的“感性视觉”,这是要靠长期的训练而得来的。我们常说要训练一双“画家的眼睛”就是这个道理。要达到这种境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就需要有意识地锻炼,就象篮球运动员练习往返跑,在高速运动中忽然转向,这是违背人的运动习惯的。但是因为有用,就要锻练。练就一双“画家的眼睛”,学会驾驭自己的视觉,正确观察写生对象,对于一个学美术的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 苏公网安备 320305020001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