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正文内容

浅析意象油画语言形式特征

作者:佚名   时间:  2014-05-13 07:47:02   浏览:  1256次

 

   江苏省徐州市第七中学 王光艺

 

【内容摘要】意象油画最直观、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其艺术语言的独特性。总体来讲意象油画的艺术语言是吸收融合了中国画艺术语言而形成的新的绘画语言。是油画语言的一场变革。它在保留油画传统语言长处的同时,更加强调中国笔墨韵味,更加注重发挥中国笔墨技法的优点.更加注童画面意境的营造。“气韵生动”作为中国画六法之首是意象油画艺术语言所要追寻的一种至高境界。

【关键词】意象油画  语言  形式

 

    意象油画是前几年油画界出现的一种提法,时至今日,这种提法依然存在争议。尽管如此.拥有这种风格面貌的油画作品和乐于从事此类作品创作的油画家却大量存在,且有愈来愈众之势。本文选取意象油画的语言形式进行分析,试图窥探意象油画的独特语言特征。

一、气韵生动— 构境

    意象油画最直观、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其艺术语言的独特性。总体来讲,意象油画的艺术语言是吸收融合了中国画艺术语言而形成的新的绘画语言,是油画语言的一场变革。它在保留油画传统语言长处的同时,更加强调中国笔墨韵味.更加注重发挥中国笔墨技法的优点,更加注重画面意境的营造。“气韵生动”作为中国画六法之首是意象油画艺术语言所要追寻的一种重要境界。

    赵无极不止一次地说“绘画如呼吸”,“要让你的呼吸在画面上流动”,这其实就是在说画面要讲究气韵生动。朱德群一直生活在法国,但是他的作品和西方画家的抽象画有明显的区别。他的作品中,你能看到“王蒙的披麻、板桥的兰竹、石涛的苔点、范宽的山影”,其意境与表现手法有更多的中国情调,中国传统美学味道更浓。

    吴冠中的作品更是气韵生动的典范之作。他明确地说自己的油画不是西洋画,而是中国画。在他的油画作品中,气韵是第一要义,一切的形式、色彩、点、线、面都是为气韵服务的。读吴冠中的画,犹如听一曲轻音乐,欢快、颤动、缥缈;也如尝一口吴越甜点,酥香、细腻、沁人心牌;更如坐听梵音,迁想妙得,神游物外!

    洪凌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创作的山水油画也“不是简单地搬用水墨画的皴擦点染,而是要把油画的色调和空间处理与中国山水的气韵糅合起来”。他的山水意象油画营造了一个大道无形、气韵天然的翩翩诗境。

二、“墨分五彩“ 用色

    “墨分五彩”是中国画对墨的运用,确切地说是对黑色的运用。在印象派看来,黑色和白色不是色彩;但对于中国画来说,黑色和白色却是最基本的颜色,是最丰富、最有韵味的色彩。在意象油画中,这种对立与隔离被合理而巧妙地调和起束,“油墨”也被分成了“五彩”,黑色被广泛地运用。这种变化及改进,极大地丰富了油画的色彩理论,也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意象油画的东方审美韵味。

    意象油画的“墨分五彩”可以分为三种类型:高纯度“五彩”;低纯度“五彩”;黑色“五彩”。在高纯度“五彩”意象油画作品中,色彩纯度高,颜色鲜艳。画家直接用原色泼洒,挥写,借助色相本身的变化和色块形状、大小的不同营造出绚烂艳丽的意象景观。这些作品,有的偏重抽象,有的偏重具象,它们的共同点在于色彩的纯度很高。

    低纯度 “五彩”和高纯度“五彩”截然相反,这些作品画面当中很少出现原色,多数色彩都要经过调配,以间色和复色为主。在目前所见的意象油画作品中,这一色彩类型的画作居多。吴冠中、何多苓、俞晓夫、洪凌、夏俊娜等一大批画家的作品都有这个特点。何多苓近年创作的人体作品,几乎只用一种灰色作画,最大限度地抑制色彩的纯度,但是画面给人的感觉却是色相无限丰富,形象和光影若隐若现,精到地表现了画中人扑期迷离的精神意象。

    意象油画特殊的色彩效果还在于对黑色的巧妙运用。黑色在色彩绘画中一般是被避讳的颜色,但在意象油画中它却是一种重要的色彩。意象油画中的黑色通常起到中国画中焦墨、重墨的作用。对衬托其他颜色、提升画面精神和稳定画面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黑色的运用使意象油画的画面效果更接近于中国水墨画,它给意象油画带来了一种神秘的东方情调。

    吴冠中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创作的《夜渔港》《荷花》《忆故乡》等,黑色被运用得出神入化,俨然水墨。他的江南水乡油画作品中,黛瓦、燕子、树往往都是用不同纯度的黑色直接画成,既稳住了画面,又反衬了其他亮色。在他近年的作品中,画面已没有具体形象,只有不同的色块、点、线、面。这些作品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对黑色块的大量使用,这些黑色块代表了屋顶、燕子、乌鸦甚或是遥远天际的黑洞。

    鸥洋的意象油画也是对黑色巧妙运用的典范。她的作品泼彩居多,色彩浓烈鲜艳,黑色在画面中起到至关重要的“重心”作用。她常常直接用黑色勾画荷秆、泼写荷叶,黑色已成为她的意象油画花鸟作品中重要的语言元素。

三、“书写”的油画—— 用笔

    意象油画的技法很丰富,“书写”是其中最突出、最基本的技法之一。在意象油画中,很多形象都是“书写”出来的。画家不再斤斤于精描细磨,而是用率意恣肆的书法用笔任“意”书写,情感、意境都在这流淌的笔端溢出,达到形神相生、物我两忘的隽永诗境。关于“写”,戴士和先生有过生动的论述: 与‘描’相比,‘写’的不只是外形,而且是对象的意味;与‘描’相比.‘写’的行笔过程更是对象在画面上形神相生的过程,是由内向外无中生有的、生成的过程;与‘描’相比,‘写’的每一笔包含着密度更大的精神活动

    在意象油画中,书写出来的点、线、面已不再是形象的附属物,这些跳跃的、充满生机的笔墨痕迹具有自己的生命.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这种书写的绘画形式,使中国写意的“聊写胸中意气”特质在意象油画中得到了绝好体现。

四、 油画传统语言的保留

    意象油画是借鉴、吸收、融合了东方传统美学,具有东方审美精神内涵的油画,不是简单的“油彩的中国画”,它在技术体系上属于油画的范畴,它没有抛弃油画的传统语言。相反,它充分保留了油画的基本特征,在艺术语言、油画材质上最大限度地发挥了它们的优点。

    油画的传统材质如油性颜料、调色油、画布、画刀等是意象油画的必备材料。调色油和稀释剂发挥了水墨画中水的作用,油画颜料的可塑性弥补了中国画颜料的不足,画布、本板等材质为充分塑造形象和表达思想提供了更多可能。在对光的表现上,意象油画也是游刃有余。

    在意象油画中.油画颜料的可覆盖性这一优点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既可以修改错误,又可以塑造新形象,这大大优于中国画写意技法的“只能增加,不能删减”的弊端,从而使画面完全处于可控状态,更好地表“情”达“意”。油画技法中的各种笔法、刀法也被意象油画充分运用,完美地发挥它们的积

极作用。大面积的、流畅的刀痕所带来的痛快淋漓绝不逊色于中国画的大泼墨。在众多意象油画作品中我们都能清晰地看到这些笔法、刀法的运用。

    意象油画作为一个兼容东西方艺术的绘画形式.其语言特色是丰富多彩的,且还在不断变化创新中。

 

 

 

  • 苏公网安备 32030502000180号